金特·凱澤的招貼藝術

作者:金特·凱澤 來源:網絡 時間:2006-03-10 標簽:

把一種東西和另一種東西結合起來,使之成為一個整體,從而探索其神妙,這就是德國藝術家金特?凱澤的互補性的工作方式。它完全符合于拼貼的原始觀念。拼貼是被十二世紀的日本作為抒情文的承載形式而發明的。

 


 
 新生代的音樂家出生于爵士樂這棵母樹,用真的樹皮將象征爵士樂的小號裹起來,嫩葉象征新生代的音樂

抒情文如若放在相應的用紙拼合的基礎上,便可獲得多層次的解釋。金特?凱澤一生致力于通過招貼畫繼續發展紙拼合(pa-pierscolle)的這一奇妙的原始觀念。他的招貼畫越是令人信服,他所接受的任務內容也就越明顯,這是對招貼畫多層次解釋的一種挑戰。音樂,尤其是爵士音樂,由于它不受限制和不斷地變化,所以最宜于用拼貼及其內在的陌生化加以表現。金特?凱澤熱愛爵士音樂,并且以大量類似的觀點理解音樂以外的題目。由于他熟練而自然地掌握拼貼技術,所以他的招貼畫不僅豐富,而且富有魅力。他的招貼畫從一開始就注重表現日常發生的普普通通的事情。凱澤正是以這種創作態度創作了不少為工藝美術博物館收藏并展出的精品。

 


 
 用表現勝利的手姿和音符系織物縫制而成,填上沙子后,拍攝而成的招貼畫
 


 
 古典的電子音樂世界,鋸開的小號和電子元件

  1.最基本的信念:爵士音樂有自己的生命,它不僅逗人樂、充滿活力,而且別具一格――這一切我們可以將之轉換成圖形。

  2.借助平面設計藝術表達作者的創作意圖,而平面設計藝術不僅僅是抄寫一個演出日期表,還在于把演出的內容轉換成為一個可以觀賞的內容。

  3.采用拼貼(collage),即把不同的題材結合成為一個主題,起到主要作用。為了把異類的題材結合成為一個主題,必須采用多種多樣的,并與此動機相適應的技術。

  4.結果不應該是“有這樣的東西”的布告,而應該是“有這樣的東西……”的展望。

 


 
 通過兩只對調反向的提琴渦形頭來表現一支樂曲的開始和結束
 


 
 “模特”拿著麥克風,表現主題:來自古老非洲的現代音樂

凱澤認為,招貼畫必須起到中介的作用,也就是說,招貼畫必須在現實的動機及其通過暗示表達的想象之間起到催化劑的作用。動機在通常的情況下是指用一種樂器或幾種樂器進行的演出。純粹的攝影可以把這事實記錄下來,但它不能像招貼畫那樣,以非常抽象的推論方式把這一事實逐漸變為圖形。對于音樂招貼畫來說,首先要做的是將樂器變換為一個能表現它行為的并在視覺上可以表明的觀念,然后相應地創造一個像雕塑那樣的三維客體,最后借助燈光使之發亮,并用照相機對招貼畫的紙面進行預加工。參觀者在觀察招貼畫的時候要能認出所有這些步驟。所以,觀眾看到的并不是一只小號,而是借助于一種相應的形象的觀念推斷小號演奏的特點。這一形象的觀念被切入木頭、鐵皮和其他的材料之中,由于加工紋路清晰可見,而且并非是粘合的,所以這一形象的觀念甚至可以觸摸到。將觀念轉換成客體,首先要做的是設計,然后用手和工具創造一個三維的雕塑品。

 

金特?凱澤與爵士樂招貼

金特?凱澤(Gunther Kieser)1930年3月出生于德國的克倫堡,1951年畢業于奧芬巴赫工藝美術學院,畢業后在法蘭克福作自由設計師,長期以來除了個人設計事務所的工作以外,以至在大學擔任教學工作。在世界上許多國家博物館舉辦過個人作品展,國際平面設計師協會會員。

金特?凱澤的創作領域十分廣泛,他為巡回演出、文化節、話劇、歌劇、芭蕾等設計招貼,為芭蕾舞和電視臺設計舞臺、布景,此外還有書籍裝幀、唱片峰套等設計。使他成為享譽世界的設計大師的作品,是他創作的爵士樂招貼畫。

戰后爵士樂伴隨著艱苦歲月中抹平創傷、重建家園的勞動者,一起進入新時代,爵士樂被看作是時代精神的體現,是新生命的源泉,是對自由的吶喊,凱澤正是這一時代中的一員,他熱愛這一音樂所賦予的新世界,成為一名爵士樂演奏者,與爵士旋律同舞。這一切加上他天才的構想和精妙的表現,造就了爵士樂領域一名最杰出的招貼設計大師,他的名字和爵士樂緊密地聯系在一起。

凱澤的招貼具有典型的特點,第一,他致力于研究和妙用人的頭部,他認為頭部是產生思想的地方,是演奏及其他行為的指揮所。此外,他還通過臉的表情轉達音樂家的心聲,這反映了凱澤堅持的人道主義信條。第二,他自己動手制作代諷刺意味的超現實主義的實物道具。他通過這種途徑將自己的感覺和思想注入到作品中,在計算機被廣泛運用于設計領域的今天,凱澤仍樂此不疲。

把一種東西和另一種東西接合起來,使之成為一個整體,從而探索其神廟,這就是凱澤的互補性工作方式,它完全符合拼貼的原始觀念,金特?凱澤一生致力于通過招貼畫繼續發展紙拼合這一奇妙的原始觀念。音樂,尤其是爵士樂,由于他不受限制和不斷變化,所以最宜于用品貼及其內在的陌生化加以表現,金特?凱澤熱愛爵士音樂,并且以大量類似的觀點理解音樂以外的題目,由于他熟練而自然地掌握拼貼技術,所以他的招貼畫不僅豐富,而且富有魅力。

凱澤認為,招貼畫負有自身特定的任務,他必須將要表達的主題意義與價值通過視覺手法表現出來,也就是說,招貼畫必須起到中介的作用,必須在現實的動機及其通過暗示表達的想象之間起到催化劑的作用。動機在通常的情況下是指用一種約期貨集中樂器進行的演出,純粹的攝影可以把事實記錄下來,但它不能象招貼畫那樣,以非常抽象的推論方式把這一事實逐漸變成圖形。對于音樂招貼畫來說,首先要作的是將樂器變換為一個能夠表現它行為的、并在視覺上可以表明的觀念,然后相應地創造一個象雕塑那樣的三維客體,最后借助燈光使之發亮,并用照相機對招貼畫的紙面進行預加工。

將觀念轉換為客體,首先要作的是設計,并用手和工具創造一個三維的雕塑品。凱澤擅長雕塑,并在創作雕塑作品的過程中使形象的觀念進一步具體化,然后把他固定下來,這就是凱澤的創走過程,提出任務,并把任務轉換成觀念,再由觀念轉換成雕塑作品,最后回到畫面。任務所規定的思想內容,借助一個理想的、起中間人作用的圖像,獲得了它的框架和反響。

他的招貼畫從一開始就注重表現日常發生的普普通通的事情,凱澤的創作道路是從接觸有價值以及日常生活中實用性的、很容易被忽視的東西開始的,他把它們改編成圖形。他的創作決不迎合時尚和現狀,圖形設計對他來講,不單是一種包裝藝術,更是一種藝術思想的交流,一種公共媒體所應承擔的傳達信息的表現形式,他決不會將自己的設計象商標一樣加以隨便利用。他不能忍受獎金遷當作設計的動力,他認為他從事的藝術招貼是設計潮流的先導,使合計藝術領域的前沿陣地。

相關文章:

推薦設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