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rett Davidson的奧斯卡海報設計

作者:佚名 來源:設計之家整理 時間:2006-03-04 標簽: Brett Davidson



“我現在象一臺被重用的小發動機,”平面設計師Brett Davidson說,由于不懈的努力,他終于達到了自己事業的顛峰:奧斯卡金像獎。他為第77屆奧斯卡設計的海報在眾多優秀參賽作品中脫穎而出,贏得了世界的關注,而且最終他也沒有了不能競爭過其他著名設計師的的擔憂。

Davidson是電影藝術與科學學院(Academy of Motion Picture Arts and Sciences ,縮寫AMPAS,運行和管理奧斯卡的機構)的一名小職員,。“我已經在這兒工作十年了,一直希望他們能注意到我的設計。”今年,他的堅定不移終于得到了回報。他為奧斯卡設計的海報,作為此次奧斯卡宣傳內容的重要一部分,出現在了眾多媒體上。對于他全心全意為奧斯卡服務的熱情來說,這的確是一個非常美好的回報。

“所有設計界的著名設計師聚集在會議廳為奧斯卡展示自己作品的時候,我卻是一名在那兒為他們調試精彩展示設備的小職員。這很痛苦。”


                                        

“當我是小孩的時候,我就對奧斯卡十分著迷,”Davidson說,“不久前我回家看望了我的父母,并在他們的車庫里發現了我曾經制作的有關奧斯卡的所有錄像帶。這滿滿一箱的錄像帶讓我回想起當時制作它們的時候。”今天看來,這些曾經在家自制的錄像帶對這個年輕人現在的輝煌來說似乎是個預兆。

一次哭泣的經歷

Davidson在邁阿密大學學習了電影制作和平面設計兩個專業。“我總是對顏色和平衡有特別的感覺,所以就我來說設計是一個對電影的自然補充。”

電影學校讓他更接近了自己喜愛的奧斯卡。“記得當時我正在寫一篇關于奧斯卡金像獎的論文,我通過關系給一位在AMPAS工作的人打了電話,之后我就經常與這位幫助我的人保持聯系。他甚至還寄給了我一份當年奧斯卡的節目單。我非常得喜出望外。”

Davidson繼續說,“我們在保持了幾年通信之后,有一次我有機會到了加利福尼亞,他就邀請我來到奧斯卡的預演現場。他向我介紹了舉辦奧斯卡頒獎晚會的Samuel Goldwyn劇院,包括劇院里的大紅天鵝絨窗簾和舞臺一側的巨型奧斯卡金人雕像。我是一個非常敏感和易動情緒的人,當時我不能相信在那兒所發生的一切,我哭了。”


                                       


他的奧斯卡之路

不久以后,他在加利福尼亞的訪問和一場氣候災難致使Davidson移居到西部。“當一場颶風吹倒了我的房子的時候,我決定離開佛羅里達,去陽光明媚的好萊塢。”

一到達好萊塢,Davidson就直奔AMPAS。但是結果沒有他想象那么好。“他們告訴我暫時沒有空缺的職位,所以我說那好吧。之后我很快找到了一份旅館的工作,但不久他們就給我打電話說有一份在劇場的兼職招待工作。”雖然這份工作對于他的學歷來說差別很大,但是Davidson欣然接受了這個機會。他將有助于這個擁有1200個座位的Samuel Goldwyn劇院的發展,此劇院在奧斯卡期間專門為評審團觀看奧斯卡提名電影提供銀幕,平時會出租給團體、個人和其他活動的單位。

在AMPAS對Davidson敞開大門之后,其他的大門也對他打開了。“我得到了AMPAS畫廊主管助理的職位,開始參與策劃展覽服裝設計展、電影布景展和電影海報展等活動。”接下來,他被調到IT部門直到現在。在IT部門,他負責安裝和維護計算機與數據庫,并且維護網絡系統和其他特別的事情,比如創建PowerPoint展示、安裝和設置臺式投影機。在奧斯卡舉行期間,他幫助安裝和維護奧斯卡發行部門的網絡系統,保證其他人員工作的順暢。

 

Davidson 與 Goliath

    

無論在AMPAS的工作怎樣,Davidson都一直保持著鍛煉他的創意頭腦,希望他的設計作品有一天會引人注意。不久之后,這的確發生了。“我開始制作和銷售樂隊的CD,而且每一張CD的封面都由我設計。某些人注意到了我設計的CD封面,并過來問我是否想設計一下奧斯卡的會員卡。從此以后,人們就開始找我進行類似的設計業務。我做過了圖書證、小冊子和節目單,很快我就填滿了我的作品集。”

而最啟發Davidson靈感的設計項目就是奧斯卡海報。他連續四年都參加了學院評選奧斯卡海報的比賽,但全都落選。“我是一名普通職員,并不是著名設計公司的一員,”Davidson嘆氣道,“也因為我們都沒有一個真正的設計部門,技術上來說我只是一名IT人員。”


                                   

    

“之前一百萬年我都不會相信他們會挑選我的作品。但現在,在我工作了十年之后,他們終于發現想要的海報來自他們的身邊。”

 

超過眾多專家

 

Davidson勉強參加了2004年的海報競賽活動。“在四次失敗后,我并不打算再參賽了。雖然朋友們鼓勵過我,但我也無動于衷。”后來他發現今年的競賽,第一次采用不記名參賽,也就是說評委們在不知道作者是誰的情況下進行海報評選。這改變了一切。“我想,我確實有幾個想法想實現,所以讓我來試試。”

這是毫無異議的決定,Davidson的海報獲勝!“超過100份作品參賽作品都是來自所有世界知名的設計師,他們雄心勃勃地來參加此次競賽;而我,卻必須在會議廳里為他們的精彩展示來調試機器,這是折磨!他們有他們自己的筆記本電腦和8英尺高的繪畫板,而我卻在那環顧四周,想我沒有機會贏――那場面可以用《圣經》中的牧羊人David和巨人Goliath來形容。”


                                

 

“之前一百萬年我都不會相信他們會挑選我的作品。但現在,在我工作了十年之后,他們終于發現想要的海報來自他們的身邊。”

 

蘋果Power Mac G5電腦

    

作為一名設計師、IT人和多才多藝的人,Davidson喜愛他的蘋果電腦。他回憶,“我的第一臺電腦是蘋果II Plus,我還記得它有一個小型機箱和內置的磁盤驅動器,還有綠色的顯示器。我認為它非常酷。”他驕傲的說,“我現在用一臺雙處理器的Power Mac G5,和高線程的NVIDIA顯卡。這是最好的電腦。”

Davidson補充道,“蘋果電腦是絕對夢想,它無疑是最棒的個人電腦。而且Power Mac G5是設計師的極好助手,因為它的速度太快了。通過使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你可以發現速度的優勢能處理巨大的文件和渲染顏色。它簡直不可思議,我從沒見過象這樣的電腦。我喜愛它。”

年輕與懷舊

今年奧斯卡的海報在扮演著比以往更大的角色。“學院新組建了一個市場部門,我從其中也學到了‘盡最大努力把海報認為是一個市場工具,而不僅僅是一張好看的畫。’所以我試驗了許多不同的版本,來看看我到底能把它做的多么市場。”

他把自己的視野提高了。“我盡可能把作品做的接近Saul Bass那樣的簡潔,”Davidson說,“他制作了相當多的著名的電影海報和標志,比如AT&T。我也想讓海報不僅大膽而且新鮮,把一些年輕的元素加入海報中。我想讓海報不僅有50年代的懷舊感而且還有現代感。同時我還想使用一張引人注意的圖片讓你的眼光停留在海報上。”


                                      


    

在評論他的設計時,Davidson說,“在所有奧斯卡海報中,我的海報是最明亮最強烈的。奧斯卡打破了邊界,他的頭和腿被裁掉了,說明他不能被任何海報的邊框束縛,而且他比生命更重要。并且他從那些明亮的顏色中得到能量。即使奧斯卡成為最老的頒獎儀式,但是奧斯卡不是一位老人。年輕人也會收看它,學院也想鼓勵這些年輕人。”

 

從出租車頂燈到T-恤衫

 

Davidson從照片開始他的設計。“我們有很多‘小金人’雕像的照片,所以我首先研究照片。但照片也很難描述它們,因為它的曲線和高反光的表面。”他用了一整天來拍攝‘小金人’的雕像,然后開始勾畫它們的草圖。


                               

    

“當我的草圖接近最終圖像的時候,我掃描了草圖,開始在Photoshop中為它們上色。我根據它們的基本形態簡化線條。如果你單獨看一個線條時,你不能認出這是什么東西;但在這些線條組合到一起后,它們就組成了世界著名的奧斯卡金像獎。”    

一天的調色    

在他所謂的“一個漫長辛苦的上色階段”后,Davidson和他的同事Hillary Tymorek把圖像導入Illustrator中“整理簡化線條,以便讓線條變得光滑。然后我再研究漸變顏色,不想讓它們只是背景中的一塊顏色,而是想讓它們越有活力越好。”

Davidson談了很多顏色的事情。“我沒忘記這張海報是一個市場工具,所以我想知道什么能使它更明亮更吸引人,什么東西可以讓人們觀看它?”他使用三種顏色的混合和四格的背景版式,委員會選擇了他的燦爛日輝系列,包括粉紅色、橘色、青綠色和綠色。

 

“蘋果電腦是絕對夢想,它無疑是最棒的個人電腦。而且Power Mac G5是設計師的極好助手,因為它的速度太快了。通過使用Photoshop和Illustrator,你可以發現速度的優勢能處理巨大的文件和渲染顏色。”

    

從電線桿到T-恤衫

 

海報競賽的獲勝把Davidson帶入了新階段。“我還不知道這會持續到什么時候,但它有自己的存在方式。”他的設計已經被廣泛的運用來宣傳此次的奧斯卡盛會。

    

他的設計概念已經演化了多種形式。“首先,海報就有好幾個版本,包括一個為大帳篷設計的和一個為國際宣傳設計的。我們制作了戶外的電線桿、出租車頂燈、公用電話亭和汽車站上的廣告。而且我們制作了三個掛在建筑物一側的超大廣告。我們甚至在時代廣場上根據海報設計了游車的圖案。”    




    

奧斯卡頒獎晚會也會在電視和網站上根據Davidson的設計衍生出各種形式的廣告來宣傳,同時也涉及到文具、請柬、門票、購物帶、筆記簿和運動衫上的設計。

    

Davidson對他的勝利還很清醒。“能將我的設計運用到這最大的電影盛會上,我感到特別的榮幸。奧斯卡擁有的觀眾僅次于Super Bowl的觀眾。在這巨大的興奮同時,我也感到羞愧,因為這海報比我還有名。此時,我正在靜靜地等待今后將會發生什么。”

相關文章:

推薦設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