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法欣賞

作者:佚名 來源:設計之家整理 時間:2006-04-09 標簽: 書法

   

    人們對于書法的興趣和愛好,往往是由于書法欣賞活動引起的;人們的書寫能力也往往是隨著書法欣賞水平的提高而增強實際上,書法欣賞本身就是書法學習中不可缺少的實踐活動。
    現代書法家沈尹默說:“世人公認中國書法是最高藝術,就是因為它能顯出驚人奇跡無色而具畫圖的燦爛,無聲而有音樂的和諧,引人欣賞,心暢神怡。”(《書法論叢》)的確,一件優秀的書法作品令人百看不厭,給人以美的享受。但這并不是說,每個都能夠從中獲美感,正如馬克思所說的:“對于非音樂的耳朵,最美的音樂也沒有意義”。(馬克思《經濟學 哲學手稿》)可見,要能領會書法作品中所包含的美學意義,必須具備一定的欣賞能力。
    不過,我們也不要把書法欣賞看得太玄妙,其實,在前面有關章節的介紹中,讀者可以基本了解書法美的創作規律;欣賞只不過是按照這些規律進行審美活動罷了。這一章僅就欣賞中的幾個主要問題加講述.

   書法欣賞的一般規律 


    書法欣賞是一種特殊的認識活動,有它本身的規律。研究和掌握這些規律,便可找到書法欣賞的途徑。
       
    一、書法欣賞需要反復地觀賞玩味

    書法欣賞既是一種認識活動,也就必然要遵循著人類認識活動的一般規律,有一個由表及里,由淺入深的過程,而這種認識過程不是進行一次就完成的,而是不斷循環往復,以至無窮。書法雖是點畫、結體、章法等具象構成,但作為藝術品欣賞時,必須透過這些現象領略其力感、情感、氣韻、風格......等所產生的蘊涵美,所以書法藝術又具有相當抽象的特點,這就更需要較長時期的靜觀默和反復的揣摩玩味。有時面對一幅作品,粗看似乎平淡無奇,細看才發現有驚人之妙,以致越想看,越看越愛看。相傳唐朝書法家歐陽詢有一次在外出途中,偶然發現晉代書法家索靖寫的碑竟然流連忘返,不能自己。他先是站著看,然后坐著看,最后索性睡在碑下,細細看了三天才離去。
    在欣賞書法藝術過程中。還要求對不同的書家作品進行對比分析,研究其異同,這樣才能深入理解前人包括本書對著名書法作品所作的藝術特點的概括;才能作出自己恰如其分的評判;才能把自己的欣賞水平提到更高的階段。這些都需要在反復玩味之中才能獲得。

    二、書法欣賞的能動性  

   書法被譽為“有情的圖畫,無聲的音樂”。書法欣賞也像美術、音樂欣賞一樣,離不開聯想和想象。袁昂《古今書評》說:“師宜官書如鵬羽未息,翩翩自逝”;“韋誕書如龍威虎振,劍拔弩張”;“索靖書如飄風忽舉,鷙鳥乍飛”;“皇象書如歌聲繞梁,琴人 徽”......。這些形象的描述,顯然都是運用聯想和想象的結果。如果欣賞者僅僅像認字一樣把書法作品看成一些刻板抽象的符號,那就根本談不上書法美的欣賞。再者“不論石刻或是墨跡,表現于外的。動的勢,今只靜靜的形勢,今只靜靜地留在靜的形中,要使靜者復動,就得通過耽玩者想象體會的活動,方能期望它再現在眼前,于是在既定的形中,就會看到活潑地往來不定的勢。在這一瞬間,不但可以接觸到五光十色的神采,而且還會感覺到音樂般輕重疾徐的節奏。”(沈尹默《書法論叢》)這說明,書法欣賞是積極的,能動的,只有這樣,視覺形象才有可能與動覺結合起來,使視覺控制轉化為動覺控制。要想通過書法欣賞來寫水平,也只有依賴于這種積極的能動的欣賞才能實現。

    三、書法欣賞帶有主觀色彩

    書法欣賞既然是一種藝術再創造,就必然帶上再創造者的主觀色彩。所謂“仁者樂山,智者樂水”,人們對這種審美的主觀性的生動說法。書法欣賞因人而異, 各有所愛:有的喜歡歐體的險勁美,有的喜歡顏體的渾樸美,有的喜歡柳體的挺美,有的喜歡趙體的遒麗美......。即使同一個人,隨著年齡、文化素養、實踐經驗乃至情緒等變化,對同一件書法作品也會有不同的審美感受。這是書法欣賞中的正常現象。但這并不是說書法審美沒有標準;可以任何藝術都是有一定的審美標準的,我們不能片面強調書法藝術審美的主觀性而否認書法美的普遍客觀標準。

  

    書法的審美標準 


    古人評書法有這樣的話:“有功無性,神采不生;有性無功,神采不實。”書法創作同繪畫一樣追求“形神兼備”。自然,書法欣賞也應該把“形神兼備”作為書法藝術美的重要標準。所謂“形”,指書法的點畫、結體、章法等;所謂“神”,指書法的神采、風格等。因此,我們欣賞書法,包括欣賞點畫的線條美、結體的造型美、章法的整體美乃至由此而形成的全幅作品的風格美。

    一、點畫的線條美

    漢字是由點畫組成的。點是線的濃縮;線是點的延伸。傳統所說的點畫,就是指書法藝術的造型材料 線條。這種線條美是書法藝術形式美 表現形態之一。問題是點畫為什么能給人美感?我們認為:一切藝術形式美,都可以在現實生活中找到它的根源。
    在現實生活中,有各種各樣的線條,諸如直線、曲線、折線、斜線、波浪線、蛇形線等。這些線條都能通過視覺使人獲得某種相應的感受:水表平線使人感到廣闊和平靜;垂直線使人感到上騰、挺拔;曲線使人感到柔和、流動; 斜線使人感到危急和空間變化......。這是在長期社會實踐中對客觀事物外形重要屬性的一種抽象。這種抽象本身積淀了豐富的人觀念和情感內容,使線條有可能成為人的審美對象,并在書法藝術中成為具有直觀特征的表現語言。書法家便利用線條這種表現性功能和運用筆墨技巧去表現各種復雜的意境和情趣,引起欣賞者產生相應的情感。
    點畫是這種原始線條析美化和運用。“ 精美出于揮毫”, 點畫的線條美又是通過筆墨來表現的。書法家運用提按、頓挫、輕重、粗細、強弱、徐疾等用筆技巧, 結合用墨的枯、濕、濃、淡等豐富變化,使點畫線條富有力感和情感的美。
    線條的感,是線條美的主要因素之一。所謂線條的力感只是一種比喻,指線條在人心中喚起的力量感。“行行如縈春蚓,字字如綰秋蛇”,這是唐太宗批評草書寫得沒有骨力的話。那么,怎樣的線條才的力感呢?晉代衛夫人認為:“多力豐筋者圣,無力無筋者病”;“善筆力者多骨,不善筆力者多肉”。(《筆陣圖》)所謂“筋”,就是點畫堅韌遒勁,具有彈性;所謂“骨”,就是點畫鐵畫銀鉤,堅實有力。筋和骨都是使線條具有力感的主要因素,“顏筋柳骨”正好符合“骨肉相稱”的要求,因而成為書法用筆技巧的重要典范。 
    構成線條力感美的因素還有“立體感”和“澀感”等。米芾說:“得筆,則雖細為髭發亦圓;不得筆,則雖粗如椽亦扁”。這里所謂的“圓”即“立體感”。具有“立體感”的點畫線條深沉厚重,即使細如發絲,也有“入木三分、力透紙背”之妙;扁薄浮淺的線條,寫得再粗,也是像條布帶,毫無力感可言。所謂“澀感”,是點畫線條似乎服阻力,掙扎前進的表現給人心理上的一種力感。劉熙載《書概》中說的:“惟筆方欲行,如有物拒之,竭力與力與之爭,斯不期澀而自澀矣”,便是對澀感 這一審美意趣的追求。
    線條的情感,是書法的情感的重要基礎之一。其主要表現在兩個方面:其一是線條的節奏感。唐代的張懷 在《書議》中曾把書法藝術稱為“無聲之音”,主要是指書法用筆輕重徐疾,抑揚頓挫,就像音樂一樣能喚起人們的節奏感;又像心電圖上的曲線記錄心臟活動一樣,反映書法家的心靈的情韻。只不過音樂是音響的節奏與旋律,而書法則線條的節奏與旋律罷了。人對節奏最敏感的器官固然是聽覺,但人的視覺也具有一定的節奏感能力。在作為視覺藝術的書法作品中,節奏主要是利用既連續又有規律變化的點畫線條,引導人的視覺運動方向,控制視覺感受的變化,給人的心理造成一定的節奏感受,并由此而產生一定情感活動。孫過庭在《書譜》中強調“一畫之間,變起伏于峰杪,一點之內,殊衄挫于豪芒。“就是為了使點畫線條富有節奏感。
    其二是線條中呼應。線條呼應是指點畫相互之間的關系, 這是使書法線條富有情感又一重要因素。笪重光《書筏》中說:“起筆為呼,承筆為應。”故用筆講究“筆斷意連”。“筆斷”使點畫有起有止,起止有度;“意連”使點畫有呼有應啟承分明。這種或斷或連,似斷還連;上下呼應,左右顧盼的線的藝術,表現出書法家的種種情緒意志,風神狀貌,使作品具有特殊的美感力量。如果每一線條,各自獨立,互不關聯,只是機械拼湊在一起,那就“圖寫其形,未能涵容,皆支離而不相貫穿。”(姜夔《續書譜》)
    綜上所述,點畫是構成漢字的基礎,也是構成書法藝術的主要因素。因此,我們在書法欣賞時,不能忽視點畫線條美。

    二、結構的造型美 

    點畫的線條美固然不可忽視,但人們欣賞書法的習慣,一般不全孤立地去看字的點畫線條,而是按照作品中的文字內容,以字為單位逐句地看下去。實際上,書法作為線條造型藝術,它的藝術性不光是在于點畫的線條美,而是集中表現在字的結體造型上。因為單個的點畫線條本就很美,再按照整齊一律、對稱均衡、對比和諧、多種統一等形式美法則組合起來,就更加 美。簡單的點畫線在書家的筆下,真是妙生花,姿態萬千,變化無窮, 含有藝造型的意趣和哲理,就像畫家使用三原色描繪出豐富多采的圖畫;音樂巧妙把七個音階譜寫成美妙的樂章。正如明代陶宗儀在《書史會要》中所說: 夫得不償失兵無常勢,字無常體:若坐,若行,若飛,若動,若往,若來,若臥,若起,若日月垂象,若水火成形。倘悟其機,則縱橫皆成意象矣。”我們看王羲之在《蘭亭序》中寫的二十個“之”,盡管該字點畫簡單,姿態卻各不相同,極盡變化之妙,充分表現了結構的造型美。

    三、章法的整體美

    書法欣賞賞同繪欣賞一樣,往往首先意的是作品的整體效果。因此,作品 的整體美也是書法欣賞不可忽視的一個重要方面。 一件優秀作品,必然是一個多樣統一的整體。構成書法藝術整體美的重要因素是章法。如果說字的結體是線條的組織,那末作品的章法則是線條更復雜的組織;組織得是否適當,是作品成功與否的關鍵之一。 章法之所以也稱為“布白”,是因為章法質是對空間虛實的藝術處理。 實處之妙,皆由虛處而生,”“虛”與“實”,“白”與“黑”,相依相生,相映成趣,給欣賞者留有審美想象的廣闊天地。成功的章法集中體現了虛實結合的美學原則,鄧石如“計白當黑”,便是這一美學原則的具體運用。也就是有筆墨處重要,無筆墨處也重要;字里行間均有筆墨,有情趣。字的空間的勻稱、布白停勻和字形點畫具有同等的審美價值。既然所有空間都是作品的有機部分,對線結構、對空間的感受,自然也應該包括在內。 書法章法還講究承上啟下,左顧右盼,參差變化,以及落款合理,鈐印得宜,并注意局部美與整體美的和諧統一。如《蘭亭序》全篇324個字,分28行,字字相映帶,行行相呼應,若行云流水,氣勢連貫、渾然一體。清包世臣說:" 豐古帖字體大小,頗有相徑庭者,如老翁攜孫,長短參差,而情意真摯,痛癢相關。 形象地說明了書法作品整體美的藝術效果。

     四、全幅的風格美

    何謂“風格”?用馬克思的說來說:"風格就是人。 (馬克思《評普魯土取近的書報檢查令》)說具體一點,”風格在這里一般指的是個別藝術家在表現方式和筆調曲折等方面完全見出他的人格的一些特點。“(黑格爾《美學》)歷時代對書法藝術美的鑒賞,實際上是對書法風格美的品評,如周星蓮評說:" 坡老筆挾風濤,天真爛漫;米癡龍跟跳門,虎臥鳳立冬闕,二公書絕一時,是一種豪杰之氣。 黃山谷清癯雅脫,古光顧澹絕倫,超卓之中寄托深遠,是貴氣象。凡此皆字如其人, 自然流露者。”中國書法藝術,流派繁多,風格迥異;或沉雄豪勁,或清麗和婉,或端莊厚重,或倜儻俊拔,或渾穆蒼古,或高逸幽雅......,真是百花齊放、絢麗多姿。不同的風格給人不同的美感。王羲之的書法平和簡靜、遒麗天成,“如清風出袖,明月入懷”。欣賞這種優美風格的書法藝術,往往使入聯到天朗氣清、 鳥語花香、湖光山色、小橋流水......,在生理和心理上產生一種親切自然、輕松愉快、心曠神怡的心境。而顏真卿的書法,“點如墜石,畫如夏云,鉤如屈金,戈如發弩。”(張晏評真卿《劉中使帖》)那雄強豪邁、氣勢磅礴的書風, 充分顯示書者剛正正忠烈的性格和“立朝正色、剛而有禮”的風度。欣賞他這種壯美風格的書法藝術,往往令人聯想起廣袤的太空、浩瀚的大海、巍峨的群山、逶迤的長城......由此產生景仰、尊崇、悲壯、豪邁、勝利感等心理情感反應。 由于書法能表現書者人格的一些特點,所以,劉熙載在《書概》中說:“書如也,如其學,如其才,如其志,總之如其人而已。”
    由于書法的非摹象性質,欣賞書法作品較欣賞其他藝術更難一些。要提高書法藝術欣賞水平,不僅要具備這些基本的欣賞常識還要勤于臨池實踐,并加強文化及其他藝術方面的素養,不斷積累審美的經驗,正如馬克思說的:“如果愿意欣賞藝術,你必須是個有藝術修養的人。”(《馬克思恩格斯論藝術》)

推薦設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