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漫畫家莫迪洛

作者:佚名 來源:設計之家收藏 時間:2006-11-02 標簽: 愛德華·蒙克


 

    莫迪洛(Guillermo Mordillo)1932年8月4日生于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得斯。他從小就十分熱愛畫畫,正如他自己所說:“……從三、四歲起就那么整天地畫童年時代我把時間分為上學、踢足球、繪畫三部分……我畫畫的欲望從不衰竭,這種欲望與日俱增,簡直是一種病態……”。12歲時,莫迪洛開始畫漫畫,15歲時他就能靠畫來掙錢,18歲時他已為4本兒童讀物畫過插圖,同時并為特技電影繪制圖片。20 歲那年,他已有一個畫室,在那兒許多志同道合的朋友常常聚在一起為電影院和電視連續劇畫廣告。23歲時,莫迪洛遷居秘魯,成為利瑪一家名為MCCANNERICKSON 廣告公司的一員,在這以后的5年中他創作了許多兒童讀物及幽默畫片。1960 年莫迪洛前往美國紐約,為派拉蒙電影公司的特技電影設計造型,并與別人一道繪制動畫片《大力水手》(即美國漫畫家沙根道爾夫創作的卡通漫畫《獨眼水手波佩》),一年之間,他就像在一臺輸送機上一樣拼命地干活,后來他離開了那兒,開始在幽默明信片畫室工作,當時,這在英國和美國是個十分興旺的行業,他在那兒又干了2年。

    法國是世界藝術的中心,1963年9月19 日勇于開拓的莫迪洛終于冒著瓢潑大雨抵達向往已久的巴黎,當時他一句法語也不懂,一個人也不認識,但他還是帶著他準備去英格蘭展出的幽默明信片找到專門出版這類畫片的米克麥克斯出版社,編輯們看了他的作品后十分欣賞,立即就聘用了他。從他抵達巴黎算起總共不到24小時,他就以自己的藝術在巴黎找到了立足之地。

    1964年莫迪洛在意大利托倫蒂諾獲漫畫銀獎。至1970年,莫迪洛的漫畫創作進入了全盛期,此時他的作品已在世界許多國家的報紙及雜志上發表,他的第一部漫畫冊《海盜船》也在這年完成,并且這年在意大利波倫亞獲得漫畫評論獎。1972年年他創作的第一本漫畫月歷在慕尼黑問世,這年他又在南斯拉夫舉行的國際幽默漫畫家大會上獲銀質獎,他的漫畫冊《瘋狂的牛仔》也在日本獲獎。1973年他的幽默畫片陸續問世,并于南斯拉夫薩拉熱窩獲漫畫銀牌獎。1974年法國電視播出了他制作的五部短片,并于這年第一次在法國舉辦了個人藝術展,接著又獲得了阿根廷藝術家獎和鳳凰獎。1975年,他在西班牙巴塞羅納又舉行個展。1976年,他在慕尼黑的MANFRE DSCHMIDT公司為西德的電視制作一部大型特技電影影集。1977他在加拿大蒙特利爾榮獲了“1977年度漫畫家”稱號……由于莫迪洛世界性的輝煌成就,他獲得了國際幽默畫家銀質獎。

 

 

 

莫迪洛的漫畫具有鮮明的藝術個性

 

    從造型方面來看,他的漫畫幾乎都是以大鼻子矮東瓜的形象為主角,即使配角乃至各種動物也是如此,顯然,這是從卡通中脫胎換骨出來的造型,是他長年繪制動畫片的結果。這種矮東瓜的形象是莫迪洛漫畫形成獨特風格的重要因素之一,成了莫迪洛漫畫的鮮明標志。

    絢麗的色彩是莫迪洛漫畫的又一顯著特色。莫迪洛敏感地運用原色作畫,開了彩色漫畫風氣之先。正如其漫畫造型脫胎于卡通一樣,其漫畫色彩明顯地帶著濃厚的卡通味道。在不少作品中,莫迪洛著意追求純樸、粗獷、熱烈的原始風味,他常把人置身于幽冥的森林或孤寂的海島,既看不出著衣與裸體的區別,又看不出過去與現在的界限,讓人性中的美丑、善惡得到最充分的袒露。濃艷飽滿的色彩對于莫迪洛追求的這種原始意境的氣氛起了烘托與渲染的作用,酣暢淋漓地向人們展示了一個神奇、夢幻般的世界。

    超時空、超現實的想象使莫迪洛作品的幽默意境洋溢著濃郁的浪漫氣息。從大海孤島到崎嶇山道,從太空宇宙到原始叢林,從微觀世界到宏觀世界,他神思遨游,無拘無束,把合理的與荒誕的、理智的與感情的、現實的與虛幻的巧妙地揉合在一起,創造出充滿詩意、充滿幻想的幽默意境。


 

莫迪洛漫畫具有深刻的思想內涵

    他認為,人類不應該采任何隔閡而和平幸福地生活在一起。他采用無字漫畫的形式越過了語言的障礙,明確有力地反映了他的這種思想主張。在他的作品中,沒有國家的界限,沒有種族的歧視,甚至人與動物也是渾然一片。

    對于人生,莫迪洛有其獨到的見解,他總以樂觀的目光審視著人生,盡管看他到人生道路上命運多舛,但他并不回避其中的痛苦與煩惱,總是把目光放在人生未來的光明前景上。正如他自己所說:“20歲以后我就認識到,不斷地處于悲傷狀態實在太令人悲傷,那是浪費時間,生命太短暫了,我們意識到這點時就不該用悲觀失望的思想來折磨自己。”“……人總是信賴未來,不論其最終是否盡合人意。我認為這是人的力量所在,也是人所以頑強地施展才能的原因,它賦予人以創造力和生命力。”他把人生的歡樂,寄托在對環境的致勝力量的充分信任上,把歡樂理解為對挫折的克服,把幸福理解為與命運的抗爭,從而真正地進入了樂觀人生的境界。有人曾問莫迪洛,幽默到底是什么?他說:“正如鮑里斯?維昂所云, 幽默是對失望的嘲弄……”“……幽默是絕望時的一線生機。”他確信“幽默”是解除人類精神世界中痛苦與煩惱的一劑靈丹妙藥。

 

相關文章:

推薦設計

最新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