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度的野生動物攝影大賽獲獎作品欣賞

作者:佚名 來源:設計之家 時間:2013-10-20 標簽: 野生動物攝影

在2013年度的野生動物攝影大賽中,南非攝影師格雷戈·托伊特擊敗來自全球96個國家和地區的近4.3萬名參賽者,成為最后的大贏家。此次攝影大賽還涌現出年度最年輕的攝影師Udayan Rao Pawar。自10月18日起,這些獲獎作品將在倫敦自然歷史博物館展出,之后還會參加國際巡展,以此來贊美地球上物種的豐富多彩,并凸顯它們身上交織著的美感與脆弱。



獲獎作品:非洲象
攝影師:Greg du Toit(南非)
這張照片是攝影師Greg在博茨瓦納圖利北部獵物禁獵區的一個水潭邊拍攝的。攝影師采用慢速快門創造出一種幽靈般的效果,其又使用廣角鏡頭將大象拉入前景區,然后使用窄光圈創造出一個大的景深,從而將背景中的小象突出為照片的關注點。



 

動物與它們的生存環境

獲獎作品:水熊
攝影師:Paul Souders(美國)
人們所拍攝的大多數北極熊的照片都是其在陸地或是冰面時的場景,因為在拍攝北極熊的行行為活動時,人們面臨著許多實際困難。北極熊有著極好的水性,厚厚的皮毛和可關閉的鼻孔使其十分適應水下活動。大多數時間,它們都是在海冰上捕食海豹,其甚至可以一次性在水下游好幾個小時。仲夏時節,攝影師Paul 將船開到了加拿大哈得遜灣,在距海岸約30英里的海冰上,其發現了一只年輕的母北極熊,而后,其對這只北極熊追蹤了三天。“我慢慢地接近它,而后漂浮在水面上,就像在玩貓捉老鼠游戲一樣,”他說。“在其潛入水中時, 我就等待。”“一望無際的水世界中,這只北極熊懶洋洋的圍著我在游泳,其在水面下好奇地觀察我。 甚至在其浮出水面時, 我都可以聽到其緩慢而均勻的呼吸。”這里的光線也十分特別,不過,現在正處于十分危險的時節。極光透過遠處南部林火的濃煙散在冰面上,這是極地溫暖的征兆——然而,這卻對北極熊構成了極大的威脅。每年春天,海冰融化地越來越多, 也越來越早,這就意味著其捕捉海豹也會變得越來越困難。
 


 

青少年組野生動物攝影師獲獎者——11-14歲

獲獎作品:母鱷魚的頭部
攝影師:Udayan Rao Pawar(印度)
一天晚上,攝影師Udayan在昌巴爾河岸邊的一個鱷魚棲息地附近宿營,昌巴爾河邊有兩個鱷魚巢穴,每個巢穴內都有100多只小鱷魚。黎明前,Udayan偷偷地爬到巖石后面觀察小鱷魚。“我甚至可以聽到它們睡覺的呼嚕聲”,Udayan說。很快,一頭巨大的母鱷魚就出現在了岸邊,她開始檢查她的巢穴。而小鱷魚們則一下子涌到了她的周圍,而后又都爬到了她的頭上。或許這樣呆著,它們會更加有安全感吧。這只母鱷魚是這群鱷魚的首領,因為雖然周圍還有幾只母鱷魚和一只雄鱷魚,但是它們都不敢接近她。昌巴爾河是印度鱷的最后棲息地,如今,僅有約200只成年鱷魚在此繁育,這一數量僅相當于從前的2%,非法砂礦和捕撈一直威脅著它們的生存。


 

行為組:冷血動物

獲獎作品:潛水搭檔
攝影師:Luis Javier Sandoval(墨西哥)
墨西哥,坎昆市附近的尤卡坦半島海灘一直以來都是瀕危綠海龜的傳統巢址。隨著坎昆市發展為度假及潛水勝地,海龜的生活空間被不斷壓縮。 “海龜已經習慣在水中看到人了,它們覺得這只是環境的一部分,”攝影師 Luis說,“甚至它們還可以通過臉部特征,來區分單獨的人。” “這只一米長的雌性海龜正注視著水草,除了瞥一眼外,其根本就沒怎么注意我。”近來,Luis又發現了一個潛在的威脅:在一年的某些時間段,黃色的水藻會吞沒一些水草。人們懷疑藻類的生長可能是度假區排放污水造成的,甚至其已經影響了珊瑚的生長。 不過可以明確的是,海龜并不吃這種水藻。


 

行為組:鳥類

獲獎作品:粘性處境
攝影師:Isak Pretorius(南非)
月,海上的小型燕鷗都會飛回陸地進行繁殖。它們飛到了位于塞舌爾Cousine的一個小島上,不過卻恰好撞在了紅腿金球網蛛的蛛網上。這種雌性蜘蛛可以漲到手掌那么大,其可以制造出直徑達1.5米的巨型蛛網。這張蛛網的韌性十分好,其可以懸浮在距地面6米的地方,這一高度使其足以捕捉蝙蝠和鳥類。鳥類捕捉飛蟲,而蜘蛛在后。鳥類撞進蛛網后,會拼命掙扎,不過蛛網卻越掙扎越緊,直至精疲力竭。


 

行為組:哺乳動物

獲獎作品:爭斗
攝影師:Joe McDonald(美國)
巴西潘塔諾保護區,三兄弟河,炎熱的夏日里,攝影師Joe在船上坐了好幾個小時,傾聽著動物們求偶和交配的嘈雜聲。所以當一只母豹從灌木叢走到河邊喝水時,其剛好抓拍到一張照片,不過這僅僅只是一個開始。母豹喝過水后,就懶洋洋地躺在了沙灘上。而后,河邊又出現了一只雄豹,其在喝水和標記氣味后,就朝著母豹走去。因為母豹現在躺著的姿勢極具誘惑性,至少Joe和雄豹都是這么認為的。母豹站了起來,突然咆哮著用爪子拍向雄豹,而雄豹則后腿站立,以防止母豹的襲擊,同時其也拍出了前爪。而后它們則雙雙奔跑著消失在了灌木叢中。

推薦設計

最新文章